莫言将获750万元人民币奖金 不用缴税

  作为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莫言获得的不仅是巨大的荣誉,还将获得800万瑞典克朗的奖金,按照中国央行昨日公布的汇率,这笔钱兑换成人民币为750万元,而按照个人所得税法规定,莫言本次诺奖所得的奖金将可以获得免税,这意味着这笔巨款可以一分不少地转入他账户。
  
  受经济危机影响,今年诺贝尔基金会宣布奖金将由以往1000万瑞典克朗缩水至800万瑞典克朗(约114万美元)。诺贝尔基金会首席执行官拉尔斯·海肯斯滕去年接受媒体专访时说:“诺贝尔基金会没有许多人想象的那样富有。”据悉,诺奖最初各奖项的奖金约为3万多美元,20世纪60年代为7.5万美元,80年代达22万美元,近年来已超过100万美元。去年诺贝尔奖金约合150万美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免税条件:省级人民政府、国务院部委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以上单位,以及外国组织、国际组织颁发的科学、教育、技术、文化、卫生、体育、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奖金将可以免征个人所得税。
  
  虽然诺奖奖金在很多国家里都是免税的,但是一些国家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并没有莫言这么幸运。以色列的《所得税条例》明确规定,诺奖奖金收入计入个人所得,按50%的最高税率纳税。但因是从国外获得的奖金,可以获得一些优惠,但仍然要按25%的比率缴纳。在美国,自从1986年美国国会修改了税法以来,美国政府平等对待各种收入,不管来源,奖金和其他收入一样要缴税,诺贝尔奖金也不例外。除了上缴国家,还要向州缴税,算下来,要把一半的奖金交出去。
  
  据媒体报道,2005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经济学家福格尔,获得45万美元的奖金,缴完税后,只剩下27万美元,带着家人朋友去领奖,旅行费用又花了5万美元,最后算下来,拿到手的只有20万美元左右,这些钱,他又都投入到了子女的教育中。
  
  《蛙》,遭疯抢“莫言书”一纸难求
  
  成都多家书店已售罄,各大网络书城也多缺货
  
  连日来,莫言成为坊间热议人物,随着昨晚这位山东作家获得诺奖,“莫言现象”也引爆一场图书销售大战。昨晚,新华文轩负责人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将于今日开始专门印制莫言图书海报,加快莫言小说的采购和上架进度,以满足读者的购买需求。据了解,当晚成都西西弗书店也加班加点搭起了莫言小说的专题展台。记者调查发现近期莫言的作品在各大网络书城也受到热捧,甚至被一抢而空。
  
  成都各书店:莫言作品已卖完记者昨日走访了多家大小书店,都被告知莫言的作品已经卖完,尤其是《蛙》成为了众多消费者询问和购买的焦点。新华文轩方面表示,莫言的小说一直都是书店的畅销书,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肯定会带动其系列作品的热销,因此会在文轩旗下的几大书城设立特别专柜,单独销售和展示莫言小说。
  
  当当网、卓越网:《蛙》已缺货在当当网,众多地区的《蛙》已经缺货,而在卓越网,多个链接书城也显示缺货,有少量书店还提示“只剩×本,赶快购买”的标识。除此以外,不少网站也开始对网络阅读《蛙》进行收费,有业内人士表示,莫言获茅盾文学奖的小说《蛙》从2009年出版至今共印刷20万册,近日基本上多家书店的库存已被抢购一空。
  
  出版商:或引发下一轮版权争抢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曹元勇近日表示,该社将出版莫言作品系列。北京精典博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史翔副总经理表示,将出版22本老作品和1本新的话剧剧本。有业内人士指出,此举或引发莫言小说下一轮出版时的版权争抢。
  
  电影商:抢着改编版税收入可观北京精典博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史翔介绍,“已经有很多电影商在找莫言老师,有的电影商直接找到了我们,可见莫言的小说还是很有可能涉足电影业的。”此外,随之而来的还有作者的版税、商业活动代言等相关的收入。
  
  AppStore:电子书引发疯狂下载此外,苹果手机AppStore上也推出《莫言小说精选》,据了解,莫言已经出版的几乎所有小说都有PDF电子版,而昨晚传来莫言获奖消息后,他的小说电子书也引发网友的疯狂下载。
  
  淘宝网:边卖边涨价,还只能预售
  
  记者在淘宝网上看到,确认莫言得奖后,莫言及其作品立即被摆在了各店铺重点推荐位置,一家名为“至诚经典@Book”的店铺,截至记者发稿时,莫言的代表作《蛙》已经卖了1000多本,其中近千本是在昨日19:00-24:00期间卖掉的。
  
  而这本标价20元的小说,在昨日19:00-24:00的几小时内,卖家数次涨价,买家拍下的价格从19元、20元、25.65元、26.60元……一路飙升,“促销价格”已超过书的原来标价。
  
  尽管如此,莫言小说仍旧一时“洛阳纸贵”,卖家“至诚经典图书专营店:b”提醒华西都市报记者,莫言的《蛙》现货已经售完,现在是预售的!没有现货,到货即发,如果急需,请慎拍!
  
  在其他卖家那里,依然出现供不应求热况。
  
  莫,还有戏
  
  盘点莫言作品改编的4部影视剧
  
  除了被大家熟悉的《红高粱》外,莫言还有不少作品被搬上了大银幕,这也使莫言由一名作家跨界到了影视界“编剧”,张艺谋、霍建起等实力派导演与个性作者莫言的强强联手,也让莫言及其作品为更多的影视迷所熟悉。
  
  1《红高粱》
  
  (改编自莫言同名中篇小说《红高粱》)
  
  观看指数:★★★★★
  
  影片由著名导演张艺谋执导,是中国第一部走出国门并荣获国际A级电影节大奖的影片。影片一制作好便入围柏林影展,最后拿下柏林影展最高奖金熊奖。而后,影片在国内公映,产生了空前的影响力,当时一张电影票价几毛钱的情况下,该片票价居然炒到5-10元。
  
  张艺谋曾说过,他在电影《红高粱》上的成功要感谢莫言提供给他一部好的小说。
  
  莫言说:关于巩俐,我曾怀疑张艺谋看走了眼
  
  改编我的作品爱怎么改怎么改,我对张艺谋没有任何要求,我说我不是鲁迅,也不是茅盾,改编他们的作品要忠于原著,改编莫言的作品爱怎么改怎么改。
  
  当时国家有规定,小说的电影改编费是800元钱。我一开头不想参加改编,但张艺谋希望我参加编剧,因为牵扯到一些民俗啊之类的东西。说实话,我一开始对巩俐的印象一般。她当时在高密县招待所的大院里挑着木桶来回转圈,身上穿着不伦不类的服装,脸上凝着忧虑重重的表情。我感觉离我心目中的“奶奶”鲜艳夺目的带刺玫瑰形象相差太大。我怀疑张艺谋看走了眼,担心这部戏将砸在她手里。事实证明,我的判断错了。
  
  2《暖》
  
  (改编自莫言小说《白狗秋千架》)
  
  观看指数:★★★★☆
  
  该片获第16届东京国际电影节金麒麟大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第2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编剧奖。导演霍建起说,小说本身提供了很好的故事基础,通过一系列的人物及道具:秋千架、小桥、茅草地、哑巴、瘸了一条腿却仍然追求幸福的女人;城市中的“我”与农村里的“暖”;一步步揭示了人性的善和恶,丑陋及美丽,让我们感到命运的无奈,却又不肯低头的抗争,结局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莫言说:小说改编成影视剧就跟原著没多大关系了
  
  关于这次改编,我依然坚持着十多年前《红高粱》改编时的原则:我认为小说一旦改编成影视剧就跟原著没多大关系了,电影是导演、演员们集体劳动的结晶,小说只是给导演提供了思维的材料,也许小说中的某个情节、语言激发了导演的创作灵感。
  
  3《幸福时光》
  
  (改编自莫言中篇小说《师傅愈来愈幽默》)
  
  观看指数:★★★★
  
  《幸福时光》是一部讲述中国人内心的感情戏,是导演张艺谋的首部贺岁作品。片中老赵的幽默、盲女的纯真、徒弟小傅等人的善良,使影片充满着温情,也是该片最大的特色。该片在开拍时,“幸福少女选秀”的新闻引起了广泛关注,新一代“谋”女郎董洁也从这部电影开始为观众所熟悉。
  
  4《我们的荆轲》
  
  (莫言亲任编剧的话剧作品)
  
  观看指数:★★★★
  
  这是莫言首度结缘话剧的作品,由他亲任编剧,任鸣执导,青年演员宋轶、王斑主演的北京人艺年度原创大戏。
  
  莫言说:侠客精神无原则,我对荆轲做了新解读
  
  我对荆轲做了一种新的解读,使这个人物有着更加鲜明的性格,更高的人格追求,而这些都是随着剧情的发展而逐步加深的。比如我们一想到侠客精神,就能够想到一诺千金、舍生取义等。但实际上在今天看来侠客是没有太多原则性的,往往是为了一种感恩、义气做一些事情,这些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因此这部作品要超越这些东西,丰富荆轲这个人物。
  
  戏,成就诺
  
  《红高粱》为夺诺奖埋下26年伏笔
  
  1976年,21岁的莫言参军后,当过班长、保密员、教员、干事等职,其中也做过图书管理员。1981年,怀揣文学梦的莫言开始创作,陆续发表了《枯河》、《秋水》、《民间音乐》、《岛上的风》、《雨中的河》、《透明的红萝卜》等作品,真正让莫言大红大紫的是1986年发表在《人民文学》第三期上的《红高粱》,被读者推选为年度“我最喜爱的作品”第一名。
  
  有关《红高粱》,值得述及的还有这部小说在写作上的新颖之处。莫言曾较深地受到美国作家福克纳和拉美作家马尔克斯的影响,从他们那里大胆借鉴了意识流小说的时空表现手法和魔幻现实主义小说的情节结构方式,他在《红高粱》中几乎完全打破了传统的时空顺序与情节逻辑,把整个故事讲述得非常自由散漫。
  
  此外,莫言在这部小说中还显示出了驾驭语言的卓越才能,他运用大量充满了想象力并且总是违背常规的比喻与通感等修辞手法,在语言的层面上形成了一种瑰丽神奇的特点。
  
  1987年,张艺谋导演,姜文、巩俐主演的电影《红高粱》拍摄完成,旋即在中国引发观影浪潮,该片总共得到400多万元人民币的票房收入,这在当年是个天文数字。可以这么说,早在26年前,一部《红高粱》已经为莫言夺得诺贝尔文学奖埋下了重重的一记伏笔。